深水蓝

……

今天一口气出了一期尼和太爷爷……我是不是该去搞个啥散散RPorz

【汉化】《长城》官方电影小说(2)

江尚寒:

请仔细阅读以下的前置说明:


这里是给电影长城官方小说版做的翻译。小说原文为英语,作者为Mark Morris。想看原文的可到淘宝“中图上海图书音像店”购买,这里不会放出原文。


之所以来做这个,仅仅出于对电影的喜爱。我还有自己写的连载小说要更,尽量保持一周左右更新一次翻译。


本人不是专业翻译,错误在所难免。如果读者认为有哪里译得不够好,可留言说明如何正确地翻译。留言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欢迎无脑黑吹掐,请自重。


如需转载,请先留言询问。转载必须保留作者及译者信息,并注明源地址,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






电影长城官方小说


作者:马克·莫里斯


翻译:江尚寒


(转载需保留作者/译者信息)






第二章




当太阳升到画山之上,两人才能看清他们的攻击者掉进什么地方了——和他们自己险些在黑暗中错过的。


他们的攻击者——不论它是什么,已经消失了。它的尸体可能已被湍急的水流冲走,只留下三具一直没能脱缰的、残缺不全的马尸,以及内贾德和李泽提。


两人的尸体被撕裂,内脏和四肢散落在尘土飞扬的地面上。于是,威廉、佩罗进行了一项艰巨的任务:把残肢断臂拼起来。这样的做法对死去的勇士而言更显尊重。


这只是个象征性的摆设。威廉、佩罗无意埋葬他们的同伴,那既困难又费时。如果他们有机会逃出生天,就必须保存体力,迅速离开。这里三个人的尸体将成为秃鹫、昆虫和野兽的盛宴。他们的骨头会被阳光漂白,最终变成沙漠的沙。


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命运,威廉冷静地盯着内贾德、李泽提残缺的尸体。他思考了一会儿,觉得昨天花时间包扎李泽提的腿伤实在是毫无意义的无用功。


尽管如此,也不全是坏消息。不一会儿,在晚上遇袭时逃走的两匹马又回来了。威廉发现它们在附近吃草。好在这两匹马安然无恙。威廉、佩罗一起轻声哄它们回营地。现在马等着它们的褡裢被从他们同伴包里拿出的有用的东西装满。


在他们能离开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做。这是威廉一早醒来就想做的。他擦拭着剑刃上浓稠的绿液,这情形真是够糟了。液体像血一样稠——或许更稠——而且散发着恶臭,甚至比威廉这些年在各种战场上见过的血泊更甚——浓稠的绿色液体大量飞溅,留在它坠崖之处。但是,现在这里剩下的不只是一滩绿色液体。那儿有他们的攻击者的一部分,一条断肢,一定是威廉在黑暗中用剑砍下来的。


他一早就看见了它,但没想去碰。现在,他深吸了一口气,沿着恶臭的绿色软泥来到悬崖边。他停下脚步,低头凝视着这巨大的爪子,有他自己的手两倍大,掉在一滩在沙漠太阳下渐渐干涸的血泊之中。


爪子被绿色的鳞片所覆盖,几乎像是一层装甲。在那短粗的爪尖之上,钩爪(手指?)坚硬,犹如威廉口袋里的那块磁铁。这是一件可怕的事。野蛮与邪恶。尽管惰性,这似乎给了敌意和暴力倾向,灵气仿佛像沙漠中的蝎子,它会突然上升,在爪子上前攻击和破坏。






(没完)

脸白就是了不起啊23333333

慎言:

我们中间出了一个欧洲细作.jpg

乱炖

继续片段灭文,主吐槽向。有私设和不知哪里听来的设定,人物并不遵守任何在宋朝人与人之间应有的规矩或者禁忌,不要较真。


# 研究饕餮几十年,比你想象的要更无聊

    王军师给威廉和佩罗讲述了饕餮的来历。

    在两人回房间的路上。

    佩罗,走着走着终于反应过来:“所以刚刚那个王军师给饕餮编了首打油诗,还是用英文?!”

    威廉翻了个白眼:“是啊,韵脚压得不错呢,现在我知道当时尴尬的只有我一个人了,谢谢啊。”


    不,其实王军师也挺尴尬的,当时把这首诗写出来的时候明明巴拉德和林梅都觉得挺不错的,他还指望这俩新来的懂英文的也能点评一下这首诗来着。


# 奠字布条

    军营嘛,自然会有各种各样的惩戒措施,其中一项就是往长长的的白色布条上写奠字,一晚上写五百条起步这种。六十年一轮的训练,中间难免有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死去,这种时候就会需要这种布条。年轻这辈里被罚过写布条的数量最多的大概就是陈将军了,因想出了单手同时抓五支毛笔每次可以同时写五个奠字的方法,所以每次罚写都是两千五百条起步。

    友情提示一,若果想尽快加入鹰军正式役的新兵们可以多练练单手多笔写字法,对手指的稳定性和耐力都是极好的锻炼。

    友情提示二,如果不愿接受此项惩罚,请不要在王军事热气球试验失败后的几天里犯事,每次热气球试验失败报废掉的白布都会被捡回来做奠字布条,所以这几天犯事后接受写布条惩罚的可能性会急剧上升。


# 歌

    那天晚上,邵殿帅因伤去世,无影军唱的那首曲子给了威廉很深的印象。后来威廉和林梅聊天的时候提到过这事,“这首民歌很美。”

    “那首啊,”林梅笑了笑,“那首不是民歌,记得你房里有面碎了的镜子吗,以前镜子里以前住着一个男鬼和一个女鬼,每天都在唱歌,我们觉得这首歌挺好听的就记了下来。”

    “…………我怎么没见到那两只鬼?”

    “因为那两只鬼每天晚上都会唱歌,越晚唱得越大声,而且唱的曲调也是一天比一天激烈,眼中的影响到了军营里士兵的睡眠,大家没办法,就只能把镜子给砸碎了,后来就再也没见到过那两只鬼了。对了那只男鬼也会说英文,我口语就是他教的,怎么样,比王军师口音标准吧。”

    后来那俩鬼跑回现代继续他们的开演唱会了,大家无需担心。


# 保护色

    其实当时选了邵殿帅来当这个殿帅,大家是相信他能活得更久一点统领士兵的。毕竟在晚上当他穿上黑甲一声不响站在那里就能轻易的融入夜色,就算是训练有素的鹰军都轻易发现不了他。


# 我选基友

    皇帝当然不会让威廉带黑火药走,不过还是提供了不少珍宝做为赏赐。当然,威廉表示不要赏赐只求能放过自己好友让好友和自己一起离开,皇帝也同意了,派了一队人马护送这两人回他们老家,确保这两人不会中途开溜又跑哪儿刺探秘密去了。

    诶……林梅在城墙上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叹了口气,当时那两只鬼教她的在鹤军跳台上的“YOU JUMP I JUMP”告白大法要是成功了该多好,她手下明明好几拨姑娘都对心仪的男性用这种方法表白成功来着。


#番外. 黑童话

    自古就有饕餮来袭,每六十年一轮,每次迎战都会死伤惨重,而大量兵力的损失对一个国家而言永远都是致命的,怎么办呢,只要圈养一群人,随便什么样的,孤儿啊流民啊,给他们食物,教他们一定反击饕餮的能力,然后每六十年拿这么一群人喂饱饕餮,这样长城里头的人就安全了呀嘻嘻~


#番外.外星人

    记者:饕餮您好,对于这部电影把您和您的小伙伴们描述为外星来客您有什么感想?

    饕餮:这个啊,传说什么的一代传一代总有些遗漏嘛,准确来说是当时天上飞来的陨铁隔断了我们和饕餮首领的联系,然后我们这群因乱走失的才跑到这里来猎食的。

    记者:?你不就是首领吗?

    饕餮:我这种就是小头目啦,老大还在山里呆着哪!

所以说外星怪物你妹啊。



编不下去了。这电影真是伤我至深。

片段灭文(谢燕谢)

电影同人,恶搞向,目前攻受不明,偏谢燕,西皮向没带娃娃。

来,让我们先把便当给吐了。

1. 

    谢晓峰在给燕十三包扎伤口。

    半个时辰前谢晓峰一剑捅进燕十三胸口,燕十三倒地,谢晓峰在燕十三身旁伫立哀悼许久后,准备把燕十三的尸体带回山上坟场小院安葬,俯身扶起燕十三的身体就看到燕十三带着一脸怀疑人生的表情看着自己,饶是谢晓峰人生经历过大起大落见多识广宠辱不惊还是没能忍住手一抖把燕十三又丢回了地上。

    燕十三惨哼一声,也不知该如何开口问三少爷自己怎么没死,作为同样经验丰富的剑客他自己也能判断,三少爷刚刚那一剑不论准度还是深度都应该能一剑穿心杀死自己,可他趴在地上好一会儿都感觉不到将死的征兆,一个人的剑够快时,剑刺到人的身上,伤口不会很大,流血也不会很多,但也不应该像现在这样仿佛那一剑刺中的不是心脏一样。

    二人又僵持在那儿一动不动了好一会儿。

    最后还是燕十三开口:“你先带我回去吧。”

    毕竟胸口中了一剑,两人再这么待着燕十三恐会达成因救治不及时重伤死在床上成就,于是谢晓峰还是急忙把燕十三抱回家里救治。

    两人又研究了好一会儿,最终得出来的结论是,燕十三的心脏,大概和常人长反边了。

    谢晓峰活这么大第一次见到人心长在右边的,把耳朵贴在燕十三胸口又仔细听了听。“也是稀奇了,十三你这若要是和人拼起命来,倒是个保命的招数。”

    “我本该死了的……”

    “明摆着老天爷不让你死,干嘛不好好活着。”躺在旁边闭目静养的娃娃开口道,都懒得看两人一眼。一来二去听明白这两人是怎么回事,本来就很抑郁的娃娃因为想吐槽又不敢吐只觉得自己更抑郁了。

    燕十三半会儿没接话,再开口时说道:“若是这样,我的剑法,得改。”

    

    至少两人都还活着啊……娃娃决定把那两人开始探讨剑法中护身招数的声音当做噪声好好睡一觉,打从得知今天这场决战起她就没能安心睡着过,困死了,反正平日在妓院里听着什么样的背景声都能睡着。


2.

      坊间传言,三少爷谢晓峰并没死,在神剑山庄被武林盟围剿的生死关头出现大显神威救人于水火之间,原来三少爷是因为厌倦了江湖纷争所以决定隐退江湖,神剑山庄不得已才放出三少爷已死的消息,在武林盟被击退后,三少爷现已离开神剑山庄,继续他归隐田园的生活。

      后来坊间传言,三少爷谢晓峰是和燕十三一起归隐的田园,这件事有一整个村的人可以作证,据说两人买了一驴车的酒边喝边赶驴车回家,结果把车赶到了别人田里,压坏了好大一片已经结穗了的庄稼地,赔了那家农夫好大一锭银子。

      集合了当世两大剑客,这传言也是愈演愈烈,更有甚者,那个村里一个大妈坚称她听到二人已经有了孩子,曾在赔钱时说起发生这事给娃知道了会惹娃生气,不过这说法太过离谱没人会信就是了。

      这个传言最后作为不应酒后驾车的反面教材,在民间广为流传。


(已经不记得电影里的到底是小丽还是娃娃,就记得公主了…………就当是娃娃吧)


3.      

      谢晓峰踟蹰。
      谢晓峰说,对不起。
      娃娃沉默。
      娃娃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没关系了,你也不用把我当做责任。
      娃娃说,你本也不喜欢我,刚好,现在我也不喜欢你了。
      娃娃说,你看……都这样了。
      娃娃说,我现在这样已经很惨了,我不想变成别人必须带在身边的包袱。
      谢晓峰笑了,那我该把你放回镇上,你好自生自灭?

      娃娃翻了个白眼:你们现在吃穿用度还有买药花的都是我安葬我娘我哥时从我家烧剩那堆烂木头里挖出来的那女人给的钱,衣服是我洗的饭是我做的,把我丢村里你俩是打算去杀人抢劫还是乞讨啊?

      谢晓峰笑而不语,决定把他道歉本是因为他和燕十三把买粮的银子给赔出去这件事烂在心里决不再提。


4.

(突发梗,设定这三人已经跑江湖行侠仗义去了    主题:身经百战·娃娃vs经人事见多识广有过妓院实习经验·谢晓峰vs从小苦到大/黥面为吓人/人生好友剑与酒/美色误人要少沾·燕十三)


      娃娃回客栈时带了本小黄书回来,还是绘本,主角是他们仨。她本来就是无聊找个消遣,翻了一会儿忍不住吐槽,这姿势,腰折了也做不到啊,谢晓峰接过一看,嗯,确实做不到。又伸手翻了几页,不过这个画师,还是挺能想的。娃娃指着其中一页笑得荡漾:喜欢这种的?

      燕十三没忍住也伸头看了一眼。

      燕十三一阵眩晕。

      不愿在两人面前示弱,燕十三憋了半天冒出一句:这也不难。

      谢晓峰问:你试过?

      娃娃说:这个这个,我试过。她指了指谢晓峰:你不难,我也不是很难。又指了指燕十三:你就要辛苦一点了。

      燕十三完败,面部充血夺门而出。

      是夜,燕十三估摸着平日这个时间谢晓峰应该已经睡下了,才偷偷摸摸回到他和谢晓峰的客房,确认没灯了才翻窗而入,脚刚着地就看到谢晓峰坐在床上盯着他看。

      谢晓峰问:真的不难吗,要不试试?


      拉。灯。


mbc.


[三少爷的剑][燕十三/谢晓峰]燕十三的剑

抱住大大的大腿痛哭流涕,肉太可口了(இωஇ )

路漫漫其修远兮:

原作:三少爷的剑 2016年电影版


CP:燕十三/谢晓峰


分级:NC-17


说明:肉,一些恶趣味,只看过电影没看过原作所以也没什么古龙风味而且可能和原设定也有偏差……我只是为了写我想写的东西……


因为有肉所以后半请走AO3。


突发一下,写完继续写原来的连载~~




--------------------------------------




  燕十三把谢晓峰捡回了他的死人堆。

  这是第二次了,不,也可以说是第一次。毕竟上一次他带回来的,是没用的阿吉。

  这个人真的是谢晓峰吗?燕十三不知道。他的神情看上去和没用的阿吉没有一点分别。

  燕十三把那柄锈剑丢到了谢晓峰的脚边:“拿起来。”

  谢晓峰一动不动。

  燕十三想了想,又把自己的魔剑骨毒也丢到了他的脚边:“给你锈剑是我失礼了,我的剑也给你。听说你善使两柄剑,乌鸦不在,我这儿就这两把了。”

  谢晓峰低头看了看燕十三的剑,又抬起头,他望向燕十三,眉眼里没有一丝神采。

  “我不会用。”

  燕十三皱着眉,他的脸愈发可怖起来:“什么不会?你就算是阿吉,也学了我的剑法了吧!我善心大发,帮了你那个村子,你倒好,从头到尾都在骗我……我花了这么久找到你,事到如今还要装傻?”

  燕十三走到谢晓峰身边,脚尖一勾,挑起了自己的剑。

  “我的剑可是好剑。”

  唰啦一声,魔剑出鞘,剑刃的寒光扫过谢晓峰的脸,他忍不住眯了眯眼。

  燕十三心中不忿,他揪着谢晓峰的领子,瞪着他说:“你这是什么表情?你不是人剑合一吗?你见过那么多的剑光,那些也都是假的?”

  谢晓峰浑身一颤,闭上了眼睛:“见过剑光的谢晓峰死了。”

  “我不信!”燕十三怒极,他松开谢晓峰,突然提剑便刺,剑尖直指谢晓峰的咽喉。魔剑发出尖利的呼啸,谢晓峰却充耳不闻,剑尖快要触及他的时候,燕十三急急收手,只是剑刃依旧刺破了谢晓峰的喉咙,一丝血流了下来。

  燕十三后退了几步,持剑又刺了过去,他的速度快得根本看不清,魔剑在谢晓峰身边舞出无数剑光,谢晓峰依旧一动不动。燕十三猛地收回剑,看到谢晓峰的衣服被割得破破烂烂,但他甚至都没睁开眼睛。

  燕十三喘着气,刚才的剑招耗费他太多力气,他看着谢晓峰,割破的衣服里透出他的身体,听说三少爷激战无数,从未受过伤,但燕十三第一次见到阿吉,就注意到了他右颊上的小伤疤,那必是剑造成的。

  现在,他隐约看到谢晓峰的左臂和侧腹好像也有伤疤。还有他喉咙上那个最新鲜的伤口,燕十三盯着那抹鲜红,心想,那是我留下的。

  那鲜红色慢慢滑落,跌到了谢晓峰胸前的衣服上。白色上面的一点红,特别刺眼,燕十三看了一会儿,突然觉得嘴唇干得要命。

  他把剑丢了,走了过去,抓着谢晓峰的衣襟,凑过去吸他喉咙上的那个伤口。舌尖先尝到了血的味道,然后是喉结滚动,燕十三吸得更用力了,他抓着谢晓峰往后推,将他推在了草垛上。

  血的味道,燕十三尝过。自己的,尝多了也就麻木了。别人的,他可没有喝人血的爱好。谢晓峰的,尝起来和自己的竟真有区别——他的血是凉的,仿佛不是活人的血。

  燕十三伏在谢晓峰的身上,吸了很久,直到那伤口已经不会有血再流出。他抬起头,看着谢晓峰,谢晓峰倒是睁开了眼睛,垂着眼睑也看着他。

  谢晓峰说:“好喝吗?死人的血。”

  燕十三说:“不好喝,”他想了想,又说,“不好喝,可我也要喝。”

  他低下头去又咬着谢晓峰的喉咙,本就是个新鲜的伤口,施以压力便又迸开,有血又流了出来。谢晓峰没有吭声,但燕十三知道他的身体绷紧了。他吸去喉咙处的血,张嘴沿着喉咙往下咬,拉开了衣襟,牙齿咬到胸口,谢晓峰终于伸出手来,抓住了燕十三的头发。

  谢晓峰叫他:“十三。”

  燕十三抬眼望去,谢晓峰的眉眼竟有些模糊了。


===========我是不太和谐的分界线===========




后半肉: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738842




如果打不开AO3可以看↓:




如何打开AO3










突发一篇完结!

[原创][湄公河行动同人方高]护妹狂魔郭大师(真的是方高信我)-短完-

笑劈叉……兄妹组赛高!!

小黑一坨坨:

郭旭琢磨这个事儿好几天了,越琢磨越觉得坐立难安,于是他就去找高刚,高刚是队长,高刚对思想汇报这事儿有义务。


郭旭找到高刚的时候高刚也在想事,躲在医院天台上和护士打游击,旁边一个一次性纸杯插满了烟蒂,满的都已经溢出来了。


一看就是个发愁啊的造型。


郭旭来了正好给他分散分散。


郭旭就摆好了姿势,很艰难的,他长长地吸了口气,他说高队,我觉得…他又长长的把那口气叹了出来,他说,高队,我觉得…我觉得我妹好像对方新武有点那个意思。


高刚才刚松懈下来,一口烟还没进肺里,听到这话先崩了出来,他一阵猛烈的咳嗽,嘴里鼻子里都是烟,郭旭恍惚觉得好像看到耳朵里都喷出来了一股。


郭旭觉得高刚这个反应有点太大了,但转念一想毕竟是他妹的感情的事,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他妹的感情的事更让人反应大的?高队仗义,上心。


他就跟高刚掏心窝子,他说,队长,我们兄妹跟了你这么些年了,她什么性格,我什么性格,高队你都是了解的,我也知道你们都没把小冰当个姑娘,是,这主要也赖我,这不是你也知道我们家情况,我父母都是干公安的,也没时间管,三岁看老的时候都我带着她了,我也想她能,是吧,留个长头发,扎两个小辫子,穿上漂漂亮亮的小裙子,就跟贝贝那样,小花儿似的多好看,但她也不听我的啊,我又…我小时候操心这个,总觉得她比我小,又是姑娘家家的,不能受委屈,总得让着点她,这一让就让的她不把我的话当回事了。你看,幼儿园,她跟人小男生抢玩具,在人脖子上留一圈牙印子,小学四年级,看见我跟高年级的打架,她往书包里塞块儿砖头,追那小流氓三条街,愣是把人脑袋砸一窟窿,初三,收保护费的,她一个打三个,高二,有个臭小子说要追她,她二话不说给人卸了一条胳膊。高队,反正这些年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后来我报警校,对吧,子承父业,那可是我从小的志愿,她就也非要跟着我去,还跟我玩绝食抗议,我想想我就跟我爸妈说,我说小冰这个战斗力不往正道上走流到市面上可能要给组织添乱,上警校就上警校吧,没准警校能给她磨平了呢?咱公安系统里那么多岗位,到时候她出来,干个文职,或者就留在学校里,不也挺好个事儿,结果四年下来除了战斗力翻番儿屁也没磨成,还那样,我去哪儿她去哪儿,别说文职了,抓小偷她都嫌难度低非要跟着我干缉毒,这不我实在没辙了,才求高队你把她要过来,放我们小队里,她这人太不可控,放眼皮底下好歹还放心点,有个啥事儿我还罩一罩她,去哪儿,执行个什么任务心里有点儿底总比悬着好,高队你说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高刚还懵着,刚才那口烟呛到脑子里还雾糟糟的,不然也不至于让郭旭这把心窝子从幼儿园掏起,他突然就觉出小队里有郭冰的重要性了,要是郭冰在,五分钟前就能把她哥一个锁喉拖离现场结束废话。


高刚就给郭旭划重点,他说你说点儿我不知道的,你,那什么,你怎么觉着小冰对方新武,喜欢方新武来着的。


郭旭就给高刚分析,他说,我最近觉得小冰总是在看方新武,就是那种,姑娘家那种,有点不好意思还老看老看的,还有一回我还看见她用手机拍小方,没人的时候还掏出来看,一会儿皱脸一会儿傻乐的,你说这不是看上人家这是什么。


高刚就不说话了,他狠狠吸了口烟,郭旭就感觉他俩这情绪对接上了,也沉痛起来,他抹了把脸,又开始掏心窝,他沉声说,小方他女朋友的事儿我们多少都知道点,他为了他女朋友在一线干了那么多年情报员,那都是一脚生一脚死,这个感情不是说过去就能过去的,我看他对小冰也没什么特别的态度,还不如对高队你来的热情…高队我觉得你还是别抽烟了,看你咳成这个样子,护士不让你抽不是没有原因的…其实高队你不知道,我以前一直觉得小冰对你有点意思,高队你别这么看着我,我是有现实依据的,我以前觉得这应该是叫那什么『埃勒克特拉情结』,弗洛伊德说的,你没发现小冰就在你面前还有点姑娘样?我的话她还爱听不听的,对你可是指哪儿打哪儿,那几年我就发愁啊,你可是已经有嫂子和贝贝的了,小冰说什么也不能当第三者啊,但我又心疼她,她这人大大咧咧的,指不定背地里的时候怎么难过呢,你说我这个当哥的能做什么,只能跟紧点呗,等着她能自己想开了,结果没两年你又离婚了,我就更发愁了,你说她要真想跟你,我是同意还是不同意,虽说她也不定听我的,但她就我这么一个哥,总得问我点意见吧,她要真问了,我该怎么回答?高队你这个人我是了解的,年纪这关你肯定就过不了,我也知道,公事归公事啊,做任务的时候你信任我们是一回事,可真要谈感情,我们在你眼里就一队半大小子和一黄毛丫头,但高队,不是我不信任你,小冰这丫头,轴,认定的事你看她什么时候半途而废过,但高队你这个人,别看硬邦邦一个汉子,谁不知道你吃软不吃硬的,就是不经泡,尤其是对年纪小的…


高刚觉得这个烟是不能抽了肺都快咳出来了,他说,停停停,我现在就是觉得平时给你布置作业布置少了,以后你睡觉前先跑个一万米,戏这么多是想干卧底怎么着?这里面儿有我什么事儿啊?


这是个心理建设的问题,郭旭掏完心又开始掏肺,愁的特别由内而外,他说我这个心理建设好几年了,我就怕她伤心,但怕又有个屁用,该伤心还不是得伤心,打小我就怕看她哭,结果这几天还不是…她还怕我看见,老躲起来哭,你说我老想着为小冰好,什么叫做为她好?我们兄妹俩从小活的都提心吊胆的,别的小孩儿天天想着让爸妈带着去哪儿玩,我们俩天天就想着什么时候爸妈能老实在家呆着,哪儿也不去,就怕什么时候他们哪个认识不认识的同事敲门…这些年我们抓了那么多贩毒吸毒的,哪个不是一个人,一个家原本好好的,说没就没了,我就觉得这人的幸福啊,真他妈脆弱,能有上点儿都不容易,还他妈说没就没了,别说我们这些干刑警的了,就算普通人,好好在路上走着,也保不准遇上个喝了酒开车的王八蛋,喜欢上个谁,只要不整那些原则上的错误,有什么不行的,我们这样的人,只要活着,好好活着干什么不行,高队,真的,嫂子跟你离婚的时候我就服嫂子说的,他说你高刚这么轰轰烈烈一个人,公安部都是有名声的,一遇到感情上的事就怂,瞻前顾后的,为这个好为那个好最后谁也没觉着好,爱的不痛快连恨都恨的不痛快。高队,你说感情的事是不是就是这么个道理。他拍了拍高刚的肩膀,满脸都是崇敬和佩服,真的高队,听你一说我这心里就啥都想通了,真的,甭管方新武怎么想的。他又拍拍自己的胸口。我现在就去跟小冰说,就算失恋了,还有哥给她顶着天呢!


然后他就头顶青天的走了,留下高刚一个人,夹着快要烫着手的烟,憋了半天。


高刚说是个屁这里到底有我什么事儿啊,我他妈什么也没说!!!


郭旭从天台上下来是真感觉一身轻松,高队就是高队,排忧解难郭旭长这么大就服他,他拄着拐正准备回病房,就看见他妹来看他,没见着人正准备出来找,他一身轻松的把他妹捞回去了,他跟郭冰说,要谈一谈方新武的事。


郭冰挺吃惊的,说哥你也发现了啊。


郭旭说这事儿瞒的了别人瞒不了你哥我。


郭冰这憋好几天了,终于找到个能吐槽的立刻就关不住了,她说我就觉得这事儿不能只有我一人发现啊,我这几天就盯方新武了,别的不说,不愧是干情报的,反侦察能力是真强,我这两天偷偷摸摸干的事儿他都知道,你说咱高队,嫂子跟他离婚的时候我就服嫂子说的,这么轰轰烈烈一个人,公安部都是有名声的,一遇到感情上的事就怂,瞻前顾后的,为这个好为那个好最后谁也没觉着好,爱的不痛快连恨都恨的不痛快,这事儿上真不是我说的,你们男人就是没用,不喜欢咱就说不喜欢的事儿,明明喜欢,非扯什么年纪,什么性别,什么危险,什么未来,什么为你好,好个屁,没杀人没犯法的,怎么就不能喜欢了,干我们这行的,活着都不易,能好好活着,干什么不行,还自己给自己下套,哥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是…?


反正我就跟方新武说了,咱高队这个人,别看硬邦邦一个汉子,谁不知道他吃软不吃硬的,不经泡,尤其是对年纪小的…哥?


郭旭揽着他妹,整个人的重量都压他妹肩膀上了,郭旭一脸就义的表情,


“妹儿,你说的太对了,哥也是这么劝高队的…”




*真的是方高(信我


*写话唠也真的是累...

惩罚脑洞

看了长城发布会后往崩坏没下限了的脑洞,惩罚play,写到一半简直想唾弃自己。 

 

邵殿帅-邵雄(zhy)x飞鹰将军-陈英(lgx)(反正是割腿肉胡诌) 

 


 

以下正文 

 


 

    虽说飞鹰将军的暴躁脾气全军营都知道,但今天这简直是要用怒火袭遍全营的节奏。训练士兵时下手几乎可以说残忍,就差没十八连珠夺命箭伺候着了。

 


 

     “啧啧,暴躁成这样,莫不是葵水来了。”已经连续赶了三晚建筑蓝图又勉强补了一个时辰觉的猛虎将军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路过,幽幽地评价道。

 

    然后被依旧火气很大陈将军和真的正在强忍葵水之痛的神鹤军林将军联手暴揍了一顿。

 

    场面惨不忍睹。

 

    最后邵殿帅终于看不下去了,对陈将军说:“用完晚饭后到我书房来。”眼中带笑嘴角上翘但说话间中隐含的气势逼得身后的小兵都抖了三抖。眼神向来很好的林将军觉得自己甚至看到了陈英眼角都泛起了红色。

 

    林将军想今晚自己还是要早点休息,这幻觉也是太可怕了。

 


 

     从勇于反复挑战邵殿帅的容忍极限这点来说,飞鹰将军当之无愧是真·勇士。可以连续几天被邵殿帅喊去书房“谈心”也还要硬着头皮作死什么的。毕竟同样有些犟脾气的林将军上一次才被训了大半柱香的话回来就哭了一夜,而之前猛虎将军负责的护城河渠出了问题被罚站三个时辰马步加训话,接下来整整三天都呆在图室不愿意出来见人。

 

    邵殿帅养孩子也真是不易。

 

    然则都是打人了林将军却被放过一马,养女儿就是比较容易偏心。

 


 

剩下的在这里    

 

http://ww2.sinaimg.cn/large/687c9dbbjw9eu7pm6oqtbj20c81qkk0n.jpg 

 


 

    

关于狄仁杰3

今天下午王总说的那个狄仁杰3的构思看得人根本无法冷静。

两代狄仁杰一起的故事,大体上可能是三种走向,老穿年轻,年轻穿老,一起穿到另一个空间,我比较倾向于最后一种【憋和我说是老年发现了年轻时遗留的一个未解问题穿插倒叙这种走向我才不接受w(゚Д゚)w

然后参与这个故事的年轻狄沙肯定有,老狄有但是老沙就……不清楚了。

要是有的话能让我看看老狄抱着老沙哭吗←执念【已离异夫妻丈夫试图重修旧好的尴尬感【老沙各种疏离冷漠【然后不知何处飞来的冷箭【然后老狄内心大喊着放着我来!!!的扑了上去

……然后老沙淡淡的说了句我一只手无法医治把小沙喊过来给老狄包扎。os:太懂你了一看就知道你要干嘛。

老狄内伤失血500点。

小沙看了看这情形决定不浪费脑细胞只管疗伤就好。

然后小狄即使对现状万分好奇却也难得的想着不管发生了什么请让我们回去好吗将残念藏狐脸发挥得淋漓尽致。

期间小沙可以感慨一下比如银睿姬那一发钗的疤这么多年了原来还留着啊这种。中年版两人听完内心皆有触动。

中间省略几十万字。可以是他们遇到了老狄沙在这么多年里早遇到的各种奇案,皆以不同以往的方式重新针对他们发生。期间老狄指点小狄破案思路,老沙辅导小沙疗伤治病的办法,冥冥之中仿佛有什么将变得不一样了。

故事的结尾大家回归了各自原本的世界,因为各种原因双方都不记得了这整件事,然后影片要努力营造出一种怅然若失的气氛。

然后在片尾菜单里,小狄发现了老狄之前在他身上留下的讯息,重新得知了所有的信息,还有未来应尽量避免的灾难,故事线重启而二人潜意识里的学识已大为丰富,副本难度升级。

另一边老狄因为做的讯息自己也留了一份,看到后感慨万千去鬼市放空消愁,结果碰到老沙居然从河里浮出来呛了水于是狗刨式去救,但是能力有限差点淹死又被回过神来的老沙拖回了岸边。

然后我就能在电影院里安然吐魂了【。

如果能有裴东来碰到尉迟,前者认识后者但年轻尉迟的人生里还尚未遇到裴东来这种,啧啧啧一定非常好玩。

啊,脑洞开得这么狗血也不是什么好事orz

等狄3的日子会多么难熬_(:_」∠)_

那个啥

    有关刘狄仁杰和林沙陀见面这个问题。之前其实也恶意构思过刘狄眼泪默默流下的场景,以及林沙看着刘狄流泪忍不住问“你有病?”的场景【。


    然后我看了失孤的预告。

    ……………………

    略虐的同时我笑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刘沙牵着匹驼满手绘传单的老马到处找林沙什么的。


    然后这俩现在也一起演长城了。

    拜托两人长城一定要有对手,戏别跟威虎山和咖啡哥那样【。【简直虐